重门殊色

作者:起跃
谢家长孙大婚当日,老夫人藏了私心,有意偏袒三爷谢劭,担心其太懒散,将来败光家底,素闻温家长女持家有道,于是偷梁换柱,换了新郎。

不料温家这头也起了谋算。

温老夫人跟前的嫡出亲孙女温殊色,容颜绝佳,奈何从小娇惯坏了,担心其将来被夫郎看轻,素闻谢家长孙温润体贴,温老夫人不惜背负骂名,将她推上了姐姐的花轿。

当夜,谢家大房幸灾乐祸的讽刺声,隔着婚房,都能听到。

红烛下,纨绔少爷和娇气大小姐大眼瞪小眼,谁也说不了谁,相继摆烂,唯一安慰的大概只有对方的那张脸。

婚后,两人将身上的劣势发挥得淋漓尽致,日子捉襟见肘。

温殊色倒也从未埋怨过,只不过每当谢劭黄昏时归来,都见其望着隔壁大房的院落,轻罗小扇扑面,面容惆怅生慕,“真想将这墙砸了,果不了腹,闻个味儿总也行。”

好歹是跟了自己,总不能将她饿死,隔日,谢劭第一次进了书房,抄书。

可温殊色不只是个娇气的主,还是个无底洞。
“嫂子今天新置的襦裙真好看。”
“小叔子昨儿送了弟妹一对耳珰,那白玉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相公你可知道,今日吴家小娘子用的罗扇,竟然是金的耶。”

谢劭:......

谢劭咬牙从软榻上爬了起来。

后来,当谢劭将一品夫人的诰命交到了她手里时,实在忍不住,“够了吗,你要再不够,为夫就该去篡位了。”

这日子,真累。

*本文背景为唐宋,主要架空。文中主线剧情借鉴了后唐。


接档文《我BE后全员火葬场》
封家长子封重彦到沈家的那日,沈明酥躲在屏风后,窥见其跪在父亲身前,青衣素带如凛凛寒冬中的一株傲菊。

四年后,父母离世,她带着两人的婚书,跋山涉水寻到了封家。

再见封重彦,他已是百官之首,位极宰相,一身官服英姿飒飒,漠然从她身旁走过。

一年的寄人篱下,如同初到之日那般,沈明酥受尽了冷眼,终于明白强扭的瓜不甜,她不能再挟恩图报。
  
*
封重彦在落魄之时,沈家对他施以援手,救命之恩以姻缘相报,理所应当。
  
对此他并无怨言。

胜在沈家的那位小娘子性子乖巧,从不给他添麻烦,直到商议婚期的那日,见她从自己的身旁起身,“婚姻之事本乃父母之命,家父既已离世,便可不作数。”

他以为她是疯了。
后来才知道,疯了的是他自己。

剧情版:
沈明酥为报父仇而来,但复仇之路并不平坦。
先被心爱的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