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8 章 番外一

《扮演刀剑,钓鱼执法》小说免费阅读 171shu.cc

>>>>>假如百鸟答应了成立本丸。

羽白遥翼,代号百鸟/B,一个普通的执法者兼半吊子审神者。

鹤丸国永,一振普通的被恶审囚丨禁过的刀剑兼上述那位执法者百鸟的付丧神。

大概是那日的邀请的时机和方式太过巧妙,百鸟没来得及立刻拒绝。于是鹤丸国永抓住了这个机会,笑着说:“既然犹豫了就代表并非完全不心动,那么要试试看吗——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试用期?”

总而言之,百鸟答应了这个微妙又奇怪的试用期,但总觉得开了这个口,之后的事情就不受他的控制了。

百鸟暂时还没有自己的本丸,又不方便带着这振鹤丸国永回家——不如说,大多数审神者都不应该带着刀剑付丧神回到现世。名字是最短的咒语,在时政之中,除了签约的那一刻,在时政使用的皆是代号。

而本丸更是隔离时空创造出来的单独空间,只要审神者不说漏嘴,刀剑付丧神是不会知道审神者的名字的。

百鸟倒是无惧于告诉付丧神自己的真实名字,但是……他家毕竟还存放着一振本灵,带着鹤丸国永回去的感觉实在是太怪异了。

而就算开辟了新的本丸空间,目前的确没有创建本丸想法的百鸟也不可能把鹤丸国永一个人孤零零丢在本丸之中。

更别说一个付丧神也不太合适出阵远征或者演练,单骑出阵的危险性实在是太大了。

因而哪怕有了这样的“试用期”,鹤丸国永还是跟着百鸟一起住在了执法队的单独宿舍之中。相较比之前没名没分的,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给这振鹤丸国永稍微增加了一些待遇。

而作为执法队之中第一振真正认可(百鸟:是试用期)的刀剑付丧神,C到Z哪怕是社恐的D,都有意无意关注着这振纯白的刀剑。

E:“竟然真的上位成功了。”

F:“我就知道他能行的!”

G:“不愧是我们的编外成员!”

百鸟:“我说你们怎么最近一直在说漫才,原来是跟人学坏的啊?”

EFG老样子在被抓包前就跑掉了,百鸟抱着手,无奈看着默契的三人组。

随后,他瞥了眼旁边偷笑的白发付丧神,而鹤丸国永眼睛一弯,笑着道:“难道不有趣吗?偶尔

的惊吓可是会为生活增添色彩的哦。”

托了鹤丸国永的福,他们执法队最近热闹了不少。

但百鸟在意的重点不在这方面,在审神者这方面,他算是半吊子新手。先不提审神者应该做的出阵远征创建本丸他是一个没有做到,他也不是很清楚如何作为“主公”和刀剑付丧神相处。

他作为执法队的副队,除了在任务期间,其他时间也不会要求他们,而同为人类、也是伙伴,他们之间的相处也是比较随意的。

可是审神者和刀剑付丧神的关系……太过疏离显得冷淡,太过亲近又不太符合他的性格,而鹤丸国永之前也没有遇到过正常的审神者,所以两个人都算是摸黑探索前进的方向。

“这么说起来,我应该算是您的初始刀吧?”鹤丸国永在旁边探出脑袋,笑着说道。

“嗯。”百鸟没有否认,他回答道:“假设我真的能够成立本丸,那你的确会是这个本丸的初始刀。”

听到这句话,鹤丸国永勾起了唇角,带着神性特质的金色眼瞳满是笑意。

因为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置这位执法队的编外成员,所以最近这只付丧神就干脆成为了百鸟最近的队员,两个人一起去跑任务。

因为两人都不是那种习惯于过近的社交距离的性格,鹤丸国永在任务外也不会粘在百鸟身边,反倒是和EFG玩得不错。

但就算如此,大多数时候,百鸟抬眼就能看到靠在门边抱着刀剑站着的鹤丸国永。隔着一定的社交距离,但却保证对方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这大概是刀剑付丧神护主的本能。

鹤丸国永没有过问过那振三日月宗近是怎么回事,他保持着从一开始就表现出来的默契,两个人配合得还算不错。

偶尔的偶尔,的确让百鸟升起就这么成立一个本丸说不定也不赖的想法。

但一想到这样的话,他要去对一群人负责……百鸟就有些歇了这份心情。

略过这个想法,百鸟带着鹤丸国永前往了时政的食堂——众所周知,执法队是没有单独的厨房的,想好好吃顿饭就必须去蹭时政的。

但职工食堂的饭菜众所周知,往往和“好吃”是没有什么联系的,基本能饱腹就不错了。

小时候的挑食被父母强压着“治疗”后,百鸟基本就不

算特别挑剔,都能接受。反倒是鹤丸国永在最开始的新鲜劲过去之后,虽然不至于浪费粮食,但是在吃饭的过程中,看起来显得有些无聊地扫视着周围的其他人。

看着看着,鹤丸国永的视线定格了一瞬,然后不着痕迹地收回了视线,好奇地对百鸟问道:“那是您认识的人吗?”

百鸟咽下口中的食物,抬起头,疑惑地看向鹤丸国永:“谁?”

“坐在那边看着我们的……嗯,四位审神者大人?”鹤丸国永笑眯眯地说道,他的声音不高,轻易就被周围的人掩盖。

但是他还是惊讶地看到其中一位审神者立刻僵住的反应——哎呀,真是敏锐的感知,是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但能这么快意识到他口中什么特指的用词是指的是自己……所以果然是在看着这边吧?鹤丸国永撑着下巴,眼睛弯弯地看不出心里想法。

百鸟是刚好背对着鹤丸国永注意着的方向的,他疑惑地转过头,就看到了贴着御神纸的熟悉的四个身影。

虽然他们挡住了脸,但好歹一起相处过一段时间,百鸟不至于认不出来。

属于执法者的蓝眼睛带着理所当然的平淡,他回过头,重新用筷子夹起一块土豆,开口说道:“之前的工作稍微有些接触,但并不算熟悉。”

“如果你对此好奇的话……执法队并不会限制你个人的社交活动。”百鸟说道。

“您可以把这句话的‘执法队’换成‘我’的。”鹤丸国永笑着说道:“毕竟我现在是您的刀嘛。”

对上百鸟的眼神,鹤丸国永轻笑着又加了一句:“——嗯,暂时。”

“真严格啊,我还以为我已经过关了呢。”

“你的确是非常优秀的刀剑付丧神,我的犹豫只是出于我个人的考量,关于我是否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审神者。”百鸟夹着那块土豆,因为一直在说话的关系,愣是没吃上一口。

“我不会因此否定你的实力和强大,至于我……”

百鸟停顿了一下:“总之,我不会太浪费你的时间的,会尽快给出回复的,不用担心。”

“倒也不需要这么认真啦,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鹤丸国永笑了笑。

百鸟在对大多数事情上都是相当的认真,也因为如此,他才会说着类似于官腔

的话语。但是他所说的话语的确和他的想法是同步的。

鹤丸国永的优秀不必多说,毕竟他是极少数察觉到那振三日月宗近问题的刀剑付丧神……或许也和百鸟当时还是新手有关系,但不能因此否定这个事实。

现在的关键在于——百鸟自身的想法。

这段对话结束之后,两个人安安静静结束了午餐时间,而在离开前,鹤丸国永又注意到了那四位在刚才一直关注着自家(临时)审神者的四位审神者。

看出了百鸟的确并不在意他和他们进行接触的想法,好奇心自然涌了上来。他的脚步一顿,百鸟也就立刻反应过来,稍稍停在了脚步,侧过头看向身边的白发付丧神。

鹤丸国永对着百鸟眨了眨眼睛,然后大步走向了另一侧的四位审神者身边,露出了一个笑容:“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是找我的审神者有什么事吗?”

因着御神纸的关系,鹤丸国永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是却能感受到那份奇怪的情绪——大概是他不够了解人类吧?总觉得那份感情有些过于复杂难以分辨了。

似乎有高兴又好像并不是很高兴,鹤丸国永都要怀疑是不是他们干了什么对不起自家(临时)审神者的事情,但是因为自家(临时)审神者没有真的出事,所以才有这种又抱歉又安心的反应。

“抱歉——是我们失礼了。”四位审神者之中个子最矮的那位微微点头致意,开口一瞬间似乎带着一些不明显的颤音,但在第一句话说出口之后,就好像只是鹤丸国永的错觉。

“只是有些好奇。”这位审神者低声说道:“前段时间和那位执法者大人见面时,他曾说过并没有成立本丸的打算,所以才会……对这件事感到惊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原来是这样。”鹤丸国永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笑着回应道:“那位大人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呢。”

“所以——”白发的付丧神轻快地说道,带着显而易见的骄傲自信,其中的情感在那双灿金色的眼中显现出来:“有被我这样的突然降临吓到吗?”

“啊啊,我是不是忘记自我介绍了——虽然不用自我介绍,想必你们也应该知道我的名字。但是果然还是想这样说说看啊……”

五官秀丽精致如鹤一般的刀剑付丧神嘴角勾着笑,漂亮的金色眼瞳闪烁着明亮的光彩,犹如初生的阳光一般温暖和煦:“我是那边那位执法者大人的初始刀——鹤丸国永。”

“请多指教啦~初次见面的审神者大人们。”

作者有话要说

皆川:……虽然不是初次见面,但还是请多指教了。

恭喜你可以去给书友们剧透最新章节了,他们一定会“羡慕嫉妒恨”的

的话语。但是他所说的话语的确和他的想法是同步的。

鹤丸国永的优秀不必多说,毕竟他是极少数察觉到那振三日月宗近问题的刀剑付丧神……或许也和百鸟当时还是新手有关系,但不能因此否定这个事实。

现在的关键在于——百鸟自身的想法。

这段对话结束之后,两个人安安静静结束了午餐时间,而在离开前,鹤丸国永又注意到了那四位在刚才一直关注着自家(临时)审神者的四位审神者。

看出了百鸟的确并不在意他和他们进行接触的想法,好奇心自然涌了上来。他的脚步一顿,百鸟也就立刻反应过来,稍稍停在了脚步,侧过头看向身边的白发付丧神。

鹤丸国永对着百鸟眨了眨眼睛,然后大步走向了另一侧的四位审神者身边,露出了一个笑容:“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是找我的审神者有什么事吗?”

因着御神纸的关系,鹤丸国永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是却能感受到那份奇怪的情绪——大概是他不够了解人类吧?总觉得那份感情有些过于复杂难以分辨了。

似乎有高兴又好像并不是很高兴,鹤丸国永都要怀疑是不是他们干了什么对不起自家(临时)审神者的事情,但是因为自家(临时)审神者没有真的出事,所以才有这种又抱歉又安心的反应。

“抱歉——是我们失礼了。”四位审神者之中个子最矮的那位微微点头致意,开口一瞬间似乎带着一些不明显的颤音,但在第一句话说出口之后,就好像只是鹤丸国永的错觉。

“只是有些好奇。”这位审神者低声说道:“前段时间和那位执法者大人见面时,他曾说过并没有成立本丸的打算,所以才会……对这件事感到惊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原来是这样。”鹤丸国永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笑着回应道:“那位大人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呢。”

“所以——”白发的付丧神轻快地说道,带着显而易见的骄傲自信,其中的情感在那双灿金色的眼中显现出来:“有被我这样的突然降临吓到吗?”

“啊啊,我是不是忘记自我介绍了——虽然不用自我介绍,想必你们也应该知道我的名字。但是果然还是想这样说说看啊……”

五官秀丽精致如鹤一般的刀剑付丧神嘴角勾着笑,漂亮的金色眼瞳闪烁着明亮的光彩,犹如初生的阳光一般温暖和煦:“我是那边那位执法者大人的初始刀——鹤丸国永。”

“请多指教啦~初次见面的审神者大人们。”

作者有话要说

皆川:……虽然不是初次见面,但还是请多指教了。

你的朋友正在书荒,快去帮帮他吧

的话语。但是他所说的话语的确和他的想法是同步的。

鹤丸国永的优秀不必多说,毕竟他是极少数察觉到那振三日月宗近问题的刀剑付丧神……或许也和百鸟当时还是新手有关系,但不能因此否定这个事实。

现在的关键在于——百鸟自身的想法。

这段对话结束之后,两个人安安静静结束了午餐时间,而在离开前,鹤丸国永又注意到了那四位在刚才一直关注着自家(临时)审神者的四位审神者。

看出了百鸟的确并不在意他和他们进行接触的想法,好奇心自然涌了上来。他的脚步一顿,百鸟也就立刻反应过来,稍稍停在了脚步,侧过头看向身边的白发付丧神。

鹤丸国永对着百鸟眨了眨眼睛,然后大步走向了另一侧的四位审神者身边,露出了一个笑容:“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是找我的审神者有什么事吗?”

因着御神纸的关系,鹤丸国永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是却能感受到那份奇怪的情绪——大概是他不够了解人类吧?总觉得那份感情有些过于复杂难以分辨了。

似乎有高兴又好像并不是很高兴,鹤丸国永都要怀疑是不是他们干了什么对不起自家(临时)审神者的事情,但是因为自家(临时)审神者没有真的出事,所以才有这种又抱歉又安心的反应。

“抱歉——是我们失礼了。”四位审神者之中个子最矮的那位微微点头致意,开口一瞬间似乎带着一些不明显的颤音,但在第一句话说出口之后,就好像只是鹤丸国永的错觉。

“只是有些好奇。”这位审神者低声说道:“前段时间和那位执法者大人见面时,他曾说过并没有成立本丸的打算,所以才会……对这件事感到惊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原来是这样。”鹤丸国永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笑着回应道:“那位大人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呢。”

“所以——”白发的付丧神轻快地说道,带着显而易见的骄傲自信,其中的情感在那双灿金色的眼中显现出来:“有被我这样的突然降临吓到吗?”

“啊啊,我是不是忘记自我介绍了——虽然不用自我介绍,想必你们也应该知道我的名字。但是果然还是想这样说说看啊……”

五官秀丽精致如鹤一般的刀剑付丧神嘴角勾着笑,漂亮的金色眼瞳闪烁着明亮的光彩,犹如初生的阳光一般温暖和煦:“我是那边那位执法者大人的初始刀——鹤丸国永。”

“请多指教啦~初次见面的审神者大人们。”

作者有话要说

皆川:……虽然不是初次见面,但还是请多指教了。

你身边有不少朋友还没看到本章呢,快去剧透一下,他们会很崇拜你的

的话语。但是他所说的话语的确和他的想法是同步的。

鹤丸国永的优秀不必多说,毕竟他是极少数察觉到那振三日月宗近问题的刀剑付丧神……或许也和百鸟当时还是新手有关系,但不能因此否定这个事实。

现在的关键在于——百鸟自身的想法。

这段对话结束之后,两个人安安静静结束了午餐时间,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171shu.c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