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第 43 章

《误嫁凶悍武将后》小说免费阅读 171shu.cc

俞知光送他的,是一对麂皮护腕。

针脚缝得细密,看起来结实耐用,许是被她藏在衣箱里太久了,沾染上她身上常有的香气。

“已缝好了,怎说时间不够?”

“本还有一条配对的束腰,束腰还没好……想多加几道扣子,方便挂东西。”

俞知光低头,解开了薛慎手上原来那对护腕,就着新的比了比,大小刚刚好。

“腰封长短我拿不准,薛慎,你衣箱里的怎地每条长短都不一样?”

“一些军中配的,一些我姐缝的。”

“难怪。”

“不如直接问我。”

“问了你就提早知道我要送什么了呀。”

俞知光有些惋惜,若非薛慎赶着出公差,护腕也不想就这么直接给他。

薛慎将新护腕套上,轻轻一提,将俞知光抱到一张黄花梨木平头案上。平头案狭长,女郎背贴着墙,被自己困在小小墙角,他牵起她的手。

“不问,你自己量。”

俞知光指尖触到一片紧实,精瘦的腰线凹出一道弧,她拇指与食指分开,当真一寸寸量了起来。

薛慎低头,唇贴到她露出的细白颈项上,亲了一会儿,轻轻啮咬起来。俞知光渐渐感出痛意,又有几分酥痒,叫她想起春狩那次。

“我送你东西,你还咬人……”

俞知光摸到他耳朵,用点力揪了揪。

薛慎在她后腰一按,将两人空隙拉近,“我跟笙笙讨点生辰的赏。”

他唇顺着那痕迹往下,往锁骨去。

俞知光很快肩头一凉,攥紧了平头案的边缘,算了,等会他就要走了,再放肆也到不了哪里去。

男人在砚正山行宫里还游刃有余的指头,眼下又笨拙得不讲章法起来。

“笙笙,我解不开。”

“……在背后。”

俞知光背手去帮,眼越过他肩头,去瞅阖得严实的支摘窗,糊窗纸漏出浅白的光。

青天白日,枫叶红的薄丝绸轻飘飘落下去。

她紧闭双目,睫毛颤得像振翅欲飞的蝶。

身前安静,薛慎像屏住了呼吸,半分动静都没有,她正想睁开去看,男人热得惊人的吻就致密地落下,宽厚手掌贴来,似能攥到她跳得激越的心。

“笙笙,叫声夫君。”

“……”

“笙笙?”

“你,好不好别得寸进尺了。”

薛慎笑,呼出的炽热气息仿佛吹在她心尖。

直到前院来人催:“将军,到出发时辰了。”

薛慎应了一声,抬首去看俞知光,小娘子咬着唇,颊边红霞炽烈,眼似水波斜横,凌乱中生出了几分情意,不再是往日亲近那般的懵懂无知。

偏偏更撩人。

薛慎喉头一滚,捞起落至手肘的衣襟,胡乱给她裹了一番,“等我回来,回来。”

那话未尽,话中意境不言而喻。俞知光勾住了他护腕:“鹭洲的差事,危险吗?”

薛慎笑:“等我就是了,这我带走了。”

门扉推开又阖上,男人走远了。

俞知光待到真正仔细地整理好,才发现薛慎说带走的,是不知何时从她腰间抽走的绣花手帕。

夜里沐浴,身上的痕迹露出来。

俞知光表面镇定地让元宝去休息,实际沐浴完,裹着寝裙到等身铜镜前,拉开衣襟看了看。

看完一下子躲进被窝里,将自己裹紧了。

*

鹭洲气候比皇都更暖几分。

薛慎正午赶到,手持令牌进城,城门卫放行入口,只一眼就望见另一侧出口排起长长的队伍。

执勤士兵是鹭洲城门平日的两倍人数,仔细地检查要出城者的身份,所携带的大件行囊,连酒坊大酒海的封口都要揭开,用竹器捅进去。

掌柜的“哎哟哎哟”地心痛:“官爷,我这酒拆了跑香气,可卖不好价格了呀。”

城门卫直挥手:“走不走?不走拉回去。”

鹭洲三个城门宽进严出,是陛下自得知人不见后下的命令,薛慎勒马看了一刻钟,往来商贾旅人皆是如此,城门截停的可疑女子与女童快七八人。

城门卫执行如此严格仔细,人大抵还在城内。

他与鹭洲府衙接应的人汇合,到狱中确认了被扣留下的一干人,均不是他要找的母女。

“都放了吧。”薛慎不多作停留,拒绝了鹭洲知府要接风洗尘的邀约,直奔唐泸街去。

白日的唐泸街没有夜晚繁华,路上行人少了快一半,薛慎来到了一间糕点铺子前,抬头看二楼凭栏垂落的花枝,是上次俞知光等他的地方。

店小二垮着一张脸招呼他:“客官要点啥?”

“你们掌柜何时不见?消失前有何异状?”薛慎朝他亮出了令牌。

店小二没见过金吾卫的腰牌,还以为是知府的人,苦哈哈道:“我来报失踪时就讲过,掌柜五日前,说觉得有人跟踪自己,睡也睡不踏实,大前日我来开店,发现她不见了,以为是带着萍萍小姐去礼佛了,直到一晚上没人回来,我才去报官。”

“二楼锁起来了?钥匙给我。”

“喏,官差昨日不是才贴了封条?”

薛慎没应,破了封条去二楼巡视一圈,没有任何凌乱的痕迹,不像是被劫走。抽屉里钱财不在,放着小女孩喜欢玩的布老虎、纸风筝。

他下楼再让店小二说了掌柜母女常去的几个地点,着随他同来的金吾卫四散去搜寻。

薛慎正要上马,蓦然看见个膝盖高的小孩,正拿着一只色彩鲜艳的樟木面具,要往脸上罩去。

他三两下赶上,一把扶住他肩膀。

“小孩,面具哪儿来的?”

“萍萍送给我的。”

“萍萍呢?在哪里?”

萍萍说是秘密,不能讲的。

小孩呆呆地,欲哭无泪,小鸡似地被薛慎抓着,这好像是他上次撞到的高大男人,他还更凶了——“快些说,不说跟我去官府。”

做错事才要去官府呢,他又没有做错。

小孩嘴巴一扁,“萍萍同她娘在三清观里。”

薛慎给他哭得头痛,朝糕点铺子店小二勾勾指头。店小二送来一块马蹄糕,“啪叽”一下塞到了他嚎啕大哭的嘴里。

姚欢夏与她女儿罗萍在三清观后的客舍。

客舍简单清幽,屋内陈设一览无余,只有简单的桌椅床榻。薛慎找来时,两人正在帮忙搓荆条,给道观干活换取免费斋饭,荆条散了满地。

罗萍不怕薛慎,家里被抄家时,有人把她们锁在屋子里想要烧死她和阿娘,是眼前这个大将军把她们救下的。她扔了荆条,扑来抱薛慎的腿。

“将军哥哥,这次给我带了什么好玩的?”

“这次急,没有带。”薛慎摸摸她的双髻,看向了神色憔悴的姚欢夏。

“萍萍去外头玩吧,阿娘跟薛将军说说话。”姚欢夏惴惴不安,支使开了女儿,给他倒了一杯茶,“薛将军,我不是有意躲起来的……”

薛慎没动,直着腿靠在窗边。

“那为何躲?还不通知我们。”

“我前些日子,在街上看见了巫宝山。”

“罗府出事后,巫宝山已别贬去任州了,怎么会出现在鹭洲。”

“我也疑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171shu.c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