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遇袭

《误撩偏执国师后》小说免费阅读 171shu.cc

“多谢公主!”庄永年拜别宋长歌,抬步转身朝家的方向赶去。

宋长歌收回视线,目光转向犹犹豫豫的翠竹。

她催促着翠竹带上车夫赶回去取银子,又扫了一眼身边的侍卫,心中总觉得安心不下。

“你们两个跟上去看看,别让人抢了那书生的灵芝。”宋长歌随意指了两个侍卫,吩咐了一句。

“是!”那两个侍卫应声就要跟去。

宋长歌顿了顿,又叫住了那两个侍卫:“等等。”

那两个侍卫当即停下了脚步,站直身体等着宋长歌下发指令。

宋长歌拧着眉,深吸一口气后才接着道:“你俩跟我走,其他人在这等着翠竹。”

她总觉得这心里发慌地厉害。

既然做了回好人,那她便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几个领命出来保护宋长歌的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上皆是犹豫神色。

但主子有令,他们也不得不从。

起码这一次宋长歌还带了俩侍卫走不是?

宋长歌也不管自己的侍卫怎么想,径直朝着庄永年离开的方向快步跟去。

反正她能甩他们一次,就能再甩第二次。

……

长巷胡同内,仲夏的金光透过梧桐树的缝隙,照洒在过路人的身上。

宋长歌跟着庄永年的脚步走进巷子内,一直到巷子的交叉口,她都不见庄永年的身影。

不安持续在她心头萦绕。

宋长歌抿唇,指了指巷子的两条岔路,向那两名侍卫吩咐道:“你们去找找,我在这等你们。”

“殿下,娘娘嘱咐过我们,务必要守护您的安全!”两名侍卫摇头,不肯离开宋长歌。

宋长歌摇摇头,目光坚定,焦急地催促道:“待会翠竹他们便会赶来,况且这巷子不大,若是我出了什么事情,喊你们便是了。”

两名侍卫还是不肯,板直了背脊反驳起来:“属下当以殿下的安危为先!”

“你们是我的侍卫,却不听我的话,那便不必再在我身边做事了!”宋长歌气急,跺了跺脚,“回去我也要和母后说说,你们是如何跟丢我的!让母后治你们的罪!”

两个侍卫闻言有些心虚,又看了看彼此。

其中一个侍卫犹豫着又看向宋长歌,不放心地问道:“公主这次当真不是为了甩开我们?”

“不是。”宋长歌摇摇头。

两个侍卫点头,朝宋长歌拱手嘱咐:“还请公主在此刻稍作等待,属下前去寻一寻便会回来。”

话音落下,这两个侍卫就握着入鞘的刀剑分别朝其中两条岔路快步走去。

宋长歌在原地等了许久,目光不时扫过巷子的第三条岔路——

这一条巷子她瞧着有些眼熟。

若是没记错,再顺着这条路往下走,就是裴怀之的府邸。

可她答应了那两个侍卫要在原地等待。

走,还是不走?

宋长歌犹豫着,还是决定独自朝这第三条岔路走去。

巷子空寂深远,脚步声在巷子中回响——

“哒、哒。”

宋长歌放缓了步伐,猛然惊觉自己身后有人,骤然放缓了脚步,背后冷汗涔涔。

那脚步声很轻,一步一步都与她的脚步声重叠,难以察觉。

若非她放缓了步伐,许也难察觉到。

身后的巷子逐渐变得寂静,连着那微不可察的脚步声也消失殆尽。

死寂。

“砰、砰——”宋长歌感觉着自己的心在疯狂乱跳,紧握的手心里已然现了冷汗。

她想要回头,脖颈上就传来了冰凉的触感——一把冷刃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好汉饶命,你想要多少金银财宝我都能给你。”她咽了咽口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

如今她没有侍卫在侧,孤身一人在这长巷之中遇袭,若是死了也是不明不白地死,没有证人,要想追查是难上加难。

所以她不能激怒这个人。

“我家主子什么都不想要,只希望公主能走一趟。”

宋长歌身后的那人声音粗犷,并不为钱财所打动。

宋长歌目光在前方游移,最后落在了不远处的府邸匾额上——裴府。

她双眸一亮,随之又暗了暗,最终还是吐出一口浊气,举起双手示弱。

不说她有没有可能从这人手中逃开,就连裴怀之会不会给她开门她都不能确定。

宋长歌缓缓闭上眼睛,感受着另外出现的一人给自己的双眼蒙上了一块布。

“唰——”一声破空声从她耳侧传来。

宋长歌就听一声闷哼,紧接着便是脖颈一阵刺痛。

抵着她脖颈的利刃顺着她的脖子轻划出了一道血痕,随之落地,发出“喀琅”声。

“该死!”一声陌生的男声自她身侧响起,随之响起刀剑相触的铮鸣声。

宋长歌不敢回头,捂着自己的脖子生怕流血过多。

正纳闷着是谁救了她,眼上的布条就被人解开——

入眼的公子一身立领月白褡护在外,里穿青色贴里,腰间束有白玉腰带,眉眼之间俊美非凡,却让宋长歌如临大敌。

“裴国师。”她轻唤出声,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

裴怀之淡淡扫了宋长歌一眼,蹲下身去检查那袭击宋长歌的黑衣人。

宋长歌跟着转身,目光死死咬在身侧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面上的面巾被裴怀之扯下,露出他本来的面容。

宋长歌拧起眉,在裴怀之身侧蹲下,心中的不安持续扩大——

这人她前世见过。

是宋佩柯的手下。

他在这,是不是就说明,宋佩柯也在这附近。

宋佩柯的目标,到底是……

“糟了。”宋长歌一拍脑门,呢喃一句,起身朝裴怀之道谢,“多谢裴国师出手相救,长歌感激不尽。”

裴怀之瞥了宋长歌一眼,漠然道:“既是感激不尽,公主又当如何回报?”

宋长歌尴尬地笑了笑。

她哪里会想到,自己不过随口一说,裴怀之居然真要她报恩。

裴怀之身为正一品的国师,又是医毒双绝的谋士,要什么没有?

她可还欠着裴怀之一件青羽锻的衣服呢。

“那得看看裴国师想要什么了。”宋长歌咬咬牙,硬是扯出了个笑容来硬着头皮回了裴怀之一句。

“哒哒——”几声急促的脚步声自她耳侧传来。

没等裴怀之回答,宋长歌便顺着脚步声扭头看去——先前分开去寻人的两名侍卫带着明显是受了伤的庄永年和一名面色惨白的小少年出现在了小路的一头。

扶着庄永年的那名侍卫将庄永年安置在一旁后,朝宋长歌的方向走了几步,拱手恭敬道:“殿下,出事了。”

宋长歌扫了一眼灰头土脸坐在一旁的庄永年和小少年,心沉了沉。

“属下找到这书生时,他家起了大火。”另外一名侍卫垂着脑袋,看不清面容,沉声继续,“属下只来得及救出他与这个小少年,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171shu.c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