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审判

《埃及第一王妃》小说免费阅读 171shu.cc

第二天一早,乌塞尔就带着送葬队伍出发了,程闲也从神殿一直送到了城门口,然后打道回宫。

休养了两天之后,她恢复了以往的作息,每天上午去工坊处理杂事,下午给他们做培训,还腾出手加快了阿克斯那边的进度。

一如她之前的预料,走私这种利润极高的业务,有实力的大商队都会碰一点,所以埃及想要进口铁矿不是难事。程闲冲阿克斯下了第一笔订单之后,麻溜的找亚梅尼商量武器坊的选址——不能距离王都太近,也不能太远,还不能太引人注目。

“就放在拉卡拉城吧,这里是乌塞尔殿下的属地,和孟菲斯隔着一个尼罗河。”亚梅尼在地图上给程闲圈了一个地方。

程闲看了眼地形图,拉卡拉背后连着一片大沙漠,平时什么人迹,但是拥有一个煤矿。锻造铁器本来就需要消耗大量的生火材料,有煤矿作支撑倒是刚刚好。

程闲觉得没什么问题,刚想习惯性的开口说“后面的事情交给你”,就被亚梅尼抢先拒绝了:“我知道您不喜欢管这些事,但是恕我直言,您还是得慢慢习惯起来。”

程闲一怔,看着他。

“储妃殿下,乌塞尔殿下成为法老后,第一件事势必要封您为王妃。按照惯例,王妃在议会的权利仅次于法老的,所以,国事上您也要多费心了。”

闻言,程闲忍不住皱眉。如果说工坊和商业还在她的兴趣之内,那政治绝对不是。想了想,她干脆暂时摆烂了:“那就先搁置,等乌塞尔回来再说吧。”

迎着亚梅尼不赞同的眼神,程闲微微一笑,坚持己见:“王妃的权利是固定的,但是却没有人规定过怎么行驶权利,我相信,历史上有图雅这种野心勃勃的王妃,一定也有我这种偷闲躲懒的。”

两人无声对峙,最终亚梅尼退了一步:“好吧,听您的安排。”

程闲拍拍他的臂膀,转身离开了议事厅。

她想,随着以后共事的频率增加,这样的摩擦还会有很多次,但是她暂时不会改变自己的意志,且她也相信,有乌塞尔在,这点摩擦不至于会放大到影响国家命运上。

姑且将这点任性当做留给自己的一点小确幸吧。

****

乌塞尔5天之后风尘仆仆的回来了。议会一干大臣们想着这次总该讨论新任法老加冕的事情了,没想到刚起了个话头,又再次被转移了。

因为他坚持,要在加冕前先审判王妃和公主的罪行。

这······群臣面面相觑,有些拿不准这位新王的想法。

按照图雅王妃和王储以往的关系来看吧,那肯定是很不好的,但是埃及这么久也从来没有处死一国王妃的先例啊。

“不知殿下想要怎么判定王妃和公主的惩罚呢?”埃米尔代替众臣问了出来,得到同事赞赏感激的目光若干。

“不是我怎么判,而是律法怎么判。”乌塞尔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然后让人带了王妃和杜兰特上来。

原本还想找借口避开的部分臣子:“······”

这位新王真的不好糊弄啊······

图雅王妃和杜兰特虽然被关押在狱中,但是贵族的身份依然还在,下一任新王又是至亲,故而没有受到刁难,都是衣冠整齐干净的样子,精神状况看起来甚至比乌塞尔这个沉湎伤心的人还好些。

两人以罪犯身份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表现得端庄无畏,慷慨赴死的模样,一个看着乌塞尔,楚楚可怜,乞求怜悯。

乌塞尔拿出亚梅尼搜到的证据扔到两人面前,冷然道:“刺杀法老,这个罪你们认吗?”

“我认”“我没有”图雅和杜兰特异口同声。

杜兰特看了母亲一眼,上前一步哀哀戚戚的看着这个对自己一向很好的亲弟弟辩解道:“乌塞尔,我承认我一直觊觎法老王座,但是我真的真的没想过要害父王啊,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这上面难道不是你的印信吗?”

“是,印信是我的没错,但是除了我以外,我丈夫也能拿到,真正和这件事有勾结的人是我的丈夫,不是我啊。乌塞尔,你不信你可以好好去查查。”

“那这么说,王宫陷落那晚,我在你府上看到的准备带兵出门的是鬼不成?”谢纳忍不住插话,满脸讽刺。

杜兰特瞟他一眼,又将注意力放回了乌塞尔身上继续哭求,摆明了不将谢纳放在眼里:“乌塞尔,谢纳一直嫉恨我你不会不知道吧,他的话怎么可能性。你忘了他以前是怎么对你的?”

乌塞尔看她唱念做打一番表演,眼神毫无波动:“你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既然你说参与刺杀的人是你丈夫不是你,那行,我现在宣布,你丈夫一家明日当众处以绞刑,至于你,去底比斯呆着吧,封地收回。”

随着乌塞尔的话音落下,亚梅尼已经迅速按照他的意思写好了诏令并呈了上来。

乌塞尔取下脖子上的印信准备印上。

从听到审判结果就瘫坐在地上的杜兰特突然疯魔似的,一边大喊着“不”,一边不顾一切的冲上来想要撕毁这张纸,但是被一直戒备的士兵扣住了。她只能在原地徒劳无力的挣扎,不断摇着头,泪眼滂沱的看着乌塞尔一点点印上印信,看着诏令正式生效。

“你疯了,这跟杀了我有什么区别,乌塞尔,你还记得我是你亲姐姐吗。”杜兰特悲愤大吼。

“那你下手的时候,还记得父王有多疼爱你吗?”乌塞尔冷冷看着她,随即吩咐人直接将她带下去,一眼都不想多看。

“乌塞尔,我知道错了,你别杀他们,我真的知错了,求你了。”杜兰特哭着想要上前抓乌塞尔的手,奈何被士兵带离,只能距离他越来越远,眼看就要被拖出议事厅,希望破灭的她终于从哭求转为愤怒指责,破口大骂。

几息之后,骂声也渐行渐远,最终听不见了。

议事厅里,所有人缩着脖子,乖觉如鹌鹑。相熟的大臣们互相看看,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对新王的惊惧。

有一说一,这个处罚,确实前所未有。

就不知道这位对自己亲生母亲是什么态度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171shu.c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