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第43章

《克劳拉小姐总是不高兴[西幻]》小说免费阅读 171shu.cc

随后克劳拉又将匕首带给亚克,换来了其他骑士们嫉妒的眼神。

他们勾着亚克的脖颈,“你小子,来打一架,输了匕首送给我。”

亚克刷地将匕首收入怀中,“阁下面前稳重点。”

克劳拉并不在意这些,反而拱火道:“打赢亚克的话,武器库随便挑。”

年轻的骑士们欢呼着,亚克反而一脸无奈,用力将勾着他脖子的骑士掀翻在地,“不要得寸进尺啊你们。”

那日没跟着去维尔图族,没来得及效忠的骑士们争先恐后向克劳拉宣誓,并抱怨着,“抢先的那帮家伙,说什么没向您效忠,就不准我们靠近您。”

“想向若拉效忠?先打赢我。”伊登抽出腰间的骑士剑,向前作出邀战的姿态。

先前那帮骑士抢先在他不在的时候效忠也就算了,现在这些家伙,他要一个个替克劳拉把关。

原本带着笑意的骑士们,逐渐严肃起来,这位伯爵阁下眼神的凌厉不似作假,他是认真地要考验他们的实力。

德文希伯爵虽然以美貌闻名王都,但他的剑术不容小觑,连温斯顿公爵阁下都称赞过他的剑术。

这会几个骑士倒是你推我搡,让同伴先上了。

有侍从前来传话,说是有一队商人非要见一见克劳拉。克劳拉疑惑,询问道:“不是要求见领主,而是要见我?”

侍从给出肯定的回答。

“让执勤骑士检查他们的货物与随身携带的物品,确认没有任何危险后,再带至会客室。”克劳拉吩咐完,觉得不够保险,招手唤来正看热闹的亚克。

“阁下,出什么事了。”亚克立刻来到她面前。

“派两位雪鸮骑士跟随这位侍从,去门口检查要见我的商队。”她思绪一转,又补充道,“下午,再派几人去维尔图那边,帮他们测算一下地豆的重量,若是没有收获完也帮把手。”

亚克领命,并随即安排人前往。被喊到的骑士还不情不愿,这会伯爵阁下和骑士的比试正激烈呢。

克劳拉蹙眉旁观了一阵他们的比试,但因为接下来还要会客和工作,她只好警告伊登点到为止,注意伤口。

伊登刚挑飞第二位挑战骑士的剑,正拿着水袋喝水,“这种软脚虾,可不能放到你身边,狮鹫骑士只有这个水平吗。”

“少说两句吧,你是伯爵,他们也不敢对你下重手,不然你换练习用的木剑?”克劳拉将帕子递给他擦汗,“行了,我有事处理,先回去了,你自己注意点,不要太为难他们。”

伊登忽然意识到,克劳拉好像一直坚定地认为他是个空有美貌的花瓶。哪怕他剑术精通,骑射也擅长,在王都也算赫赫有名,但是传到克劳拉耳边,她都不以为然,认为吹得太过了。

想到这,伊登眼神一凛,他会让克劳拉知道她的哥哥绝不是花瓶!他走到场地中央,剑锋直指骑士们,“下一个。”

会客前克劳拉需要换上正式服装,雪莉再给她穿裙子时问道:“小姐您是不喜欢裙子吗?”

“没有啊,大多数时候我还是很喜欢裙子的。”克劳拉正把束腰的带子一一弄松,想了想又补充道,“我是指睡裙和衬裙。”

简单又方便,长度也刚刚好。

“但是这些不足以彰显贵族的身份。”

是了,这些贵族最爱浮夸又华丽的风格,恨不得将各式珠宝都穿戴在身上,克劳拉实在无法理解这种审美。

“等等,不用化妆。”克劳拉拦住了雪莉上妆的手,如果说华丽的衣裙她还只是不喜,她对化妆则是深恶痛疾,实在忍受不了这些厚重的铅粉涂抹在脸上的刺痛感。

“可是……这对客人而言会不会有些无礼……”雪莉犹豫着。

“这里是我的城堡,换上正装已经足够重视他们了。”

对着镜子她随意转动几下身躯,心中再次感慨,这种厚重又复杂的多层衣裙,女性们真的是因为喜欢才时刻穿着的吗。

雪鸮骑士前来禀告她,客人们已经检查完毕并前往会客室。

“他们带了些什么货物。”克劳拉随口一问。

“主要是盐,还有一些种子。”

克劳拉警觉,“他们走私盐?”

盐可不是普通商人可以出售的,算是王室专属,但此前她没有收到任何安德鲁的来信,看雪鸮骑士的样子也并不认识这支商队。

骑士立刻回复:“有王室许可,我们已经检验过了。”

那就奇怪了,如果不是王室的商队,那会是什么人。

下楼到会议室门口时,亚克正一脸凝重地站在门口,克劳拉眼神询问出了什么事。

他只摇摇头,命令几位雪鸮骑士在外等候,他则与克劳拉进到会客室内。

这让克劳拉心中疑虑,来者究竟会是什么人,让亚克如此谨慎。

走进室内,一人穿着笔挺的绅士装站在沙发旁,见到克劳拉后,他微鞠躬示意。而沙发上的人背对着克劳拉,听到动静也未起身迎接。

随着脚步慢慢走进,来人的穿着也逐渐映入眼中,纯黑的马裤、墨绿色的天鹅绒外套,手中端着茶杯,从服饰一路往上,克劳拉终于看清了来人的面容——

“洛薇?洛薇!你怎么这幅打扮!天呐!”

“克劳拉,好久不见。”相比克劳拉的激动,艾洛薇情绪收敛许多,她微抬头,又望向克劳拉身后的亚克,“好久不见,亚克。”

“你们认识?”克劳拉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洛薇,你怎么突然跑到德林郡,一点消息也不透露给我。”

亚克沉默地立于克劳拉身后,难得没有对克劳拉的问题作出回应。

艾洛薇同样避开了这一问题,“出了些事,必须亲自来见你一趟,穿成这样也是为了掩人耳目。”

“出什么事了。”虽然艾洛薇的语气很轻巧,但是能让她避开其他人,以商队的名义来到德林郡,绝非什么小事。

“先不说那些,向你介绍一位女士,这位是萨曼。”

艾洛薇身后一些的那位再次鞠躬,“很高兴认识您,克劳拉阁下。”

看到这张脸,克劳拉感觉有几分眼熟,“我们之前有见过吗?”

艾洛薇放下茶杯,“一年前萨曼还是王都商会的会长,也许你在宴会上见过几面吧。”

商会会长,这一名头倒是让克劳拉想起了些许,某场宴会上确实有人讨论过年轻的商会会长,但他们议论的不是他的成就,而是他三十来岁都没有婚配,比神职人员更加禁欲,让人怀疑他是否喜欢同性。

“所以商会会长并不是男子,一直未婚配的原因也仅仅因为真实性别为女子?等等,若是我没记错,今年五月节前后听闻商会动荡,所以正是因为……”克劳拉没有将话说完,她不确定这是否会伤害到眼前人。

艾洛薇靠在扶手上,微歪着身子,“向新主人坦白你的事,也是效忠的必要条件之一,这一点,相信亚克做得很好吧。”

她弯着嘴角,挑衅的眼神直直逼向亚克。上一个被艾洛薇如此直白针对的还是艾林,克劳拉观察着艾洛薇,她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萨曼或许注意到了几人的暗流涌动,也或许她并不在意,平铺直叙地将她的人生一一道来。

萨曼出生在商人之家,母亲体弱,被断言只能拥有一个孩子。于是作为母亲唯一的孩子,萨曼从出生起被迫成为了男孩,除了母亲与一位信得过的医生,谁也不知道这件事。

王都的有钱男人们,都爱找情妇,一不小心还会弄出私生子,萨曼的父亲正是这方面的佼佼者。

为了不被人发现身份,也为了拥有更高的地位保护母亲,萨曼不得不抓紧一切机会,努力往上爬。索性男子的身份本身就是一种便利——这是萨曼后来才意识到的。

年纪轻轻的商会会长,有头脑有手腕,财富更是远超她的父亲,除了一直未婚被诟病,被其他男人暗中嘲讽与提防。

萨曼原以为她的地位已经足够向众人证明女子同样聪敏,同样有能力甚至更强。她决心向父亲坦诚自己的身份,不顾母亲的阻拦。

“我已经证明了自己,我比父亲的私生子们优秀太多了。是女人又如何,父亲肯定明白我的价值。”她如此自信满满,现实却给予了她致命的一击。

她的至亲,她的父亲先是向商会公开了这一真相,引发了商会商人们众怒,随后父亲联合这些商人们指控她为女巫,集体请求教会将她处死。

“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拥有如此成就,只有可能是女巫,她用了可以让人迷失心智的诅咒!”

一夜之间她从天堂掉到地狱,母亲为保护她被愤怒的民众误伤,父亲公开与她断绝关系。

教会经过审判认为她违反了女子不可拥有自己财产这一律法,没收了她的所有财产,并审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171shu.c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