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周桐,卫渊有意收徒

《知否:我,异姓王,明兰舅父》小说免费阅读 171shu.cc

放弃一切辎重与辽军决战,意味着一旦战败,全军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所以,梁达别无选择,此战,只能胜,不能败!

卫渊算是用自己为诱饵,毕竟,一旦让耶律仁先知道此刻相州城外攻城力量空虚,那么等待卫渊的,就会是相州辽军的全力讨伐。

届时,卫渊这个三军主帅如果出了问题,整个大局都会有随时倾覆的危机。

所以,梁达必须要赶在耶律仁先发现卫渊那里的猫腻之前,完成卫渊的嘱咐。

嘉佑八年,五月二十二日。

相州城头之上。

耶律仁先刚击败卫渊的攻城军队,正在查看伤员情况。

这时,跟随在他身后的一名将领忽然开口道:“大帅,方才周军撤退之时,末将察觉到一些端倪,但不知猜测的是否准确。”

端倪?

耶律仁先好奇道:“什么端倪?今日周军攻城与往日并无二样。”

那辽军将领正色道:“周军较于我军,占据人数上的优势,卫渊号称有六十万雄师,轮番攻城,不至于让伤兵上阵才是。”

伤兵?

耶律仁先瞳孔一缩,“你是说,此次攻城,周军派了伤兵?”

辽军将领点头道:“末将曾有留意,有不少周军将士绑着止血的纱布,而且,还有几名独臂将士.”

“卫渊一向爱兵如子,在手握绝对优势兵力的前提下,不可能让伤员上阵才是。”

耶律仁先神情一顿。

如果真如那辽军将士所言,也就意味着,周军大营里,必有分兵之事发生。

卫渊分兵要去攻打哪里?

结果显而易见!

“速速派出斥候,打探耶律信先军队情况不!”

“不惜一切代价,告诉耶律信先,让他北上转移!”

耶律仁先双眼一寒。

说实话,耶律信先来相州,一是要支援相州,二是他已经没有多少粮草了。

由于辽军将战线拉得过长,导致物资无法在第一时间内到达。

于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日内,辽军都是处于以战养战的状态。

即每攻到一座城镇,就将这座城关的物资搜刮殆尽。

虽然可以有效补充不济的粮草,但这样做的弊端也很大,那就是会让生活在北地的百姓,心生抵抗辽军的念头。

如果耶律信先的军队被周军全歼,那么对于辽军来说,后果不堪设想。

是以,让耶律信先北上补充物资粮草,保留有生力量,才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大帅,末将认为,倘若此刻周军大营空虚,我军可趁虚而入,全歼周军!”

“毕竟,那卫渊可就身在周营当中.若是将其活捉,我军可趁机与周国谈判。”

耶律国珍有些激动地开口道。

卫渊已经成为他的梦魇。

卫渊一日不死,他晚上睡觉时,都时而被噩梦惊醒。

倘若能趁此机会,将卫渊变为阶下囚,他也能一雪前耻了。

只是·

耶律仁先不敢赌,“卫渊用兵一向稳重如山,难以撼动,况且,他身为三军主帅,又怎能使自己身陷囹圄?”

耶律国珍道:“大帅,您难道忘了,那卫渊曾率领几千人守雁门,当时他也算是身陷囹圄啊!”

另有将领附和道:“与其说卫渊用兵持重如山,倒不如说是他麾下的将士持重如山。”

“卫渊练兵的能力,世间难有超其右者,说他练出的兵如山难撼,这个末将认!”

“但如今,卫渊的手上,可没有多少军队啊!”

耶律国珍又道:“大帅,如此绝佳时机,可不常见!”

萧言的仇,他也一定是要报的,

“倘若大帅有所犹豫,倒不如给末将三万兵马,夜闯敌营,探探虚实。”

耶律仁先深呼吸一口气,摇头道:“不可,倘若卫渊故布疑阵,三万兵,可就折进去了。”

“先派斥候打探情况,若真有不对,干脆就全军出击。”

“倘若中了埋伏,我军则趁机北上!”

一旦出城作战失利,耶律仁先就不可能继续再守相州了。

此刻,周军大营里。

卫渊正巡视伤员。

经过数日征伐,卫渊留下的十几万大军,此刻,能参与战斗的将士,已不足十万。

虽然卫渊的大后方就是汴京,无论医疗还是粮草资源都很充足。

但考虑到,有些将士可能伤势比较严重,无法得到及时的救治,所以,卫渊思虑再三,决定将伤重与伤势较轻的伤员区分开。

伤势较重的将士,肩膀上或是额头上,都绑着蓝色的布条,能够让医师在第一时间区分开来,然后得到及时救治。

至于伤势较轻的,就用绿条绑着。

一些刚从战场上下来,缺胳膊少腿的,需要急救的伤员,则是用红色布条。

而今日,卫渊巡视的伤员,就是那些绑着蓝色或红色布条的士卒。

一座较大的营帐里,躺着二三十名伤员,卫渊与萧逾明二人正行走在此间。

由于时辰较晚,卫渊与萧逾明的脚步都放得很轻。

就在这时,他看到医师正在为一名士卒止血。

而这名士卒,浑身上下中了六支箭矢,听说血都流了一盆,可愣是从鬼门关中走出来了。

卫渊走上前去,那士卒见他走来,连忙就要起身抱拳,却被卫渊拦住,

“军中不兴俗礼,你好好休息。”

说罢,又看向医师,小声询问道:“他伤势怎样?”

医师惊叹道:“回卫帅,老夫从军出征十余年,救治过不知多少的汉子,然而唯独这位将士,却让老夫不得不惊叹。”

不得不惊叹?

卫渊好奇道:“什么意思?”

医师直言道:“卫帅,这位将士身上的气血之旺盛,极为罕见,而且,骨骼异于常人,按照卫帅行伍中人的说法,这位将士,是天生的练武奇才。”

练武奇才?

卫渊还没说什么,却听那士卒虚弱的开口道:“先生,您可莫要吹捧我了,我年幼时曾练过几年的庄稼把式,然而武艺终归平平。”

卫渊看那士卒没有多大,坐在一旁,伸手去探那士卒脉搏。

不探不要紧,这一探,着实让卫渊感到震撼,

“伤势这般严重,流血极多,脉搏却充满生机气血果真雄厚,你练过硬气?”

士卒摇了摇头。

卫渊道:“今日攻城时,本帅见你极是勇武,与敌军对射,每箭必中,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今年多大了?”

那士卒不敢有丝毫隐瞒,如实道:“回卫帅,小卒名唤周桐,汤阴人士,今年刚十三。”

十三?

萧逾明顿时瞪大了双眼,一脸惊诧道:“十三岁,就来参军了?”

卫渊也是好奇询问道:“你只十三岁,为何参军?”

大周寻常募兵的年龄是在十五岁,而在战时,则忽略年龄的限制,只要个头和气力达到一定程度,无论年老年幼,皆可参军。

周桐低头略显伤感道:“回卫帅,小卒出生自陕西,但自幼在汤阴长大,汤阴就是小卒故乡,自辽军南下之后,故土惨遭辽军铁蹄倾轧,小卒虽年幼,却也有报国之志,惟愿收复故土,复我家乡。”

闻声,卫渊略感惊讶道:“听你谈吐不凡,似读过书?”

周桐摇头道:“不曾,只是小卒前两年跟随一位恩师学过艺,识过一些字。”

卫渊又问,“你恩师是谁?”

小卒如实道:“小卒也不知他老人家的名讳,只是听他老人家谈起往事时,曾言跟随过包青天断过案。”

包孝肃?

卫渊微微皱眉。

萧逾明道:“包大人未曾去世之前,倒是有几位江湖好手跟随包大人。”

卫渊问道:“都是哪些好手?”

萧逾明道:“御前侍卫展昭,在江湖号称白眉大侠的徐良,此二人在包大人去世后,便已隐退山林。”

卫渊若有所思道:“也该如此,毕竟,包大人生前得罪过不少人,如今就连包大人的后代子孙过得都不如意,更何况是跟随包大人的那些江湖侠客了。”

顿了顿,他轻轻拍了拍周桐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待伱伤好以后,就做本帅的亲卫吧。”

周桐面色一喜。

谁人不知,如今鼎鼎大名的代州八虎,就是卫渊亲卫出身?

能有如此机会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171shu.c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