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第 59 章

《春雨奋斗记》小说免费阅读 171shu.cc

将孙氏给的果干用热水泡软后,春雨学着记忆中她娘给他们吃过的一种叫什么包的吃食,稍微变化了一下,将面饼擀成方形,铺上泡软的果干,卷起来,再把开口捏紧。

在上面学着她娘划两刀,同样放到土炉子里烤,等出炉后,味道竟是意外地很不错,不同于平常酥脆的点心,是松软的口感,加上酸甜的果干,更是美味。

还有另一种糖点心。这项吃食要费不少鸡蛋,这也是春雨一直不做的原因之一,用多了鸡蛋,到时卖的一定贵,买的起的人就少了。

其实应该是用鸡蛋和面,但春雨觉着太浪费了,最后加了一半的水,像吃面条般,先和面,再擀成片切成细条。

大火烧油,等油热起来,将面条都放进去,拿笊篱不断拨弄,面条一进油锅就升腾起来。

炸完面条,在另一个锅灶上加水,放入糖霜,小火熬糖稀,熬到看着糖水透亮时,再倒入少许蜂蜜,筷子沾上少许糖稀能拉出丝,这糖稀就算熬好了。

熬好的糖稀,春雨让梁思源慢慢倒到炸出来的细面条上,自己则双手拿着铲子,筷子不断翻拌,让炸面条都能裹上糖稀,余光看到灶台上没用完的果干,春雨顺便还撒了些果干。

之后从锅里倒到案板上,稍稍晾一会儿,春雨就用刀弄齐整,用巧劲儿压成长方形状。

等完全冷下来,定型后,春雨切成一个个小长块,递给旁边早已等不及的三人。

姚瑜和春芽接过后就忙往嘴里送,再看向旁边的梁思源,同两个小娃无二分别。

春雨转头偷偷笑着,眨眼间,嘴边就多出一小块糖点心。

春雨望去,是梁思源自己嘴里吃着一半,掰下另一半来递给春雨。

春雨想要自己拿着吃,梁思源却是躲了躲,直接送到她嘴边。

春雨冷不防被喂个正着。

嘴里吃着甜蜜入口即化的甜点心,春雨红了脸。

旁边不知何时吃完糖点心,转过来的姚瑜和春芽,黑葡萄似的眼睛盯着两人看。

春芽砸吧着嘴,点点自己的脸道:“姐姐,羞,还让思源哥哥喂。”

脸上随即露出骄傲的神情,看!我老早就不用人喂了。

梁思源已经习惯被这两个小鬼调侃了。

哄小孩的话张嘴就来:“你姐姐做这些累了,所以思源哥哥才喂她。”

姚瑜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春芽还小,却是当了真,点点头,认同了梁思源的说辞,“以后我也喂姐姐。”

春雨红着脸道:“春芽儿,别听你思源哥哥胡说,要不要再吃一块了?”

一旁的春芽立马顾不上说这些了,捣蒜般点着头还要吃。

就是姚瑜也不再关注春雨两人,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姐,要吃糖点心。

这回春雨可真是做了一样小孩子爱吃的点心。

“你们别光自己吃,把这些去带给你们大壮哥哥尝尝。”春雨将几块点心放到碗里指挥姚瑜和春芽去送。

新点心并未做多少,只是先试试味道。所以每人也只能分的几块尝尝。

正好大壮来扫雪,春雨想着给他添个零嘴。

昨日春雨去了孙氏家说了扫雪的事,今日一大早,孙氏儿子大壮就去梁思源家扫雪了,到现在快晌午了,一刻未歇。

随后又催着梁思源:“你也别在这儿站着了,大壮都扫了这么长时候,你领着回屋暖和暖和。”

春雨无奈地看着梁思源,扫了半天的雪,就哭喊着说要冻掉手了,回到灶屋里来暖了会儿就不想出去了。

既然春雨赶人了,梁思源也不赖着了,拿了一块糖点心后,跟在春芽他们后面去了,他和两个小的一样,最喜欢吃这个糖点心了。

外面姚瑜去了梁思源家的院子,大壮正好扫完了雪,将院子里积雪也都倒了出去,正准备回家。

“大壮哥哥,这是我姐新做的点心,拿来给你尝尝。”

大壮腼腆笑笑,“不用,你们留着吃吧。”他来扫雪已是给了工钱,况且这点心看着就知道很贵。

昨日春雨去他家时,他正好跟着他爹去帮着爷奶扫雪去了,回来就看到他娘和妹妹们满脸都是激动,原来他给人扫雪竟给家里赚了五十文钱,还有很好吃的点心,他们全家都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点心。

本来扫个雪,大壮觉得没什么,他生的壮实,力气大,扫个雪根本不是个事,从前也经常帮着邻里打扫干活,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出工钱。

浑身的力气瞬时就被工钱点燃了,更是起了个大早就来梁思源家扫雪了,那时梁思源还在被窝里做梦……

姚瑜将碗往大壮怀里一塞,道:“我们已经吃了,大壮哥哥别客气,扫雪辛苦了。”

这下大壮不好意思拒绝了,笑呵呵地看着姚瑜,心里不禁想,这娃真有礼数。

梁思源进到院子里,看到扫的干净的院子就夸赞起大壮来,这活干得真是好,扫的是真干净。

大壮摸着头,不好意思地笑笑不说话:给了钱这活肯定就得干好!

天擦黑时,春雨和梁思源、弟弟妹妹坐在一起烤火,春雨念叨着新做出来的点心,又说起之后要赚更多的钱,还要帮其他人,就止不住的高兴。

家里的大门却突然被人敲的震天响,随后就是一阵哭嚎声。

“救命啊!救命啊!可怜可怜我们吧!”

春雨一听,脸都吓白了,救命?难道外面有人杀人?

本来吃着点心开心玩闹着的姚瑜和春芽,听到这凄惨的声音也害怕地凑到春雨身旁,拽着她衣裳不放。

梁思源皱皱眉头,拿了一根烧火混,嘱咐春雨关好门别出去,就径直去查看外面的情况。

春雨将吓得不轻的弟弟妹妹搂在怀里,轻轻拍着。

侧耳专注听外面的声音。

这样哭喊的声音,不由让姐弟妹三人想起了去冬逃灾路上的情形。

那时也是一路上不断有流民喊救命,有乞讨的,有被打伤的,历历都是惨象。

不多会儿,听到梁思源在院子里问是谁。

一个孩子声音传来,“我是黑娃。”

院子里的梁思源闻声,愣了一下,从门缝边看出去,确实是黑娃一家,准确的来说,只有黑娃和他娘。

并没有其他人。

那怎么喊救命呢。

梁思源并没有看到是孤儿寡母就开门,而是谨慎问道:“有什么事吗?天已经晚了,有事还是等到明日再说吧。”

梁思源直觉有些不对劲,又没有什么坏人,哪里就需要哭闹着喊救命了,而且他问是谁时,大人不说话,让一个小孩子出声,不由得让他怀疑来人的用心。

另一边在灶屋的姚瑜听到黑娃的声音,将头从她姐怀里钻出来,向外看去,“姐,我好像听到黑娃的声音了。”

春雨也听到了,但怎么没有刚才哭叫的妇人声音呢?

难道是……遭遇意外了?

春雨想到这吓出一身冷汗,实在是刚才的哭叫声就不像没事的样子。

姚瑜听到是小伙伴,就不再如刚才般害怕,探头探脑想要出去看看。

忍了一小会儿就问春雨:“姐,我出去看看。”

春雨哪能让他出去,“乖乖待在屋里,没听到刚才的声音吗?”

姚瑜就是听到了,担心小伙伴的安危,才想着出去。

春雨也担心梁思源抵挡不住外面不知道是什么的人,就道:“姐姐先出去看看,你们先在屋里乖乖待着。”

说完,再次嘱咐两人别出去后,开门走了出去。

梁思源听到声音,转头看向春雨,在唇间比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春雨了然,站在旁边没出声。

外边还是黑娃的声音:“我跟姚瑜是朋友,我不是坏人,能不能让我先进去,我家房子都塌了,我们无处可去了。”

最后一句道出了目的,这是想要来住宿啊。

春雨家跟他们无亲无故,怎么会想着来春雨家住,太奇怪了。

梁思源皱着眉头道:“屋子塌了,我们也无能为力,你们去找村长吧。”

外面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黑娃才又道:“我来找姚瑜。”

“小瑜睡了,你明日再来吧。”

声音顿了一会儿又响了起来:“你是谁?姚瑜家就只有姐姐和妹妹,你不会是贼人吧?”

梁思源这回真生气了,“外面那位婶子也不用教孩子说,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不用管我是谁。”

明显这是黑娃她娘教着黑娃这么说,想要以姚瑜朋友的身份先进来,到时出不出去可就不好说了。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171shu.c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