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第五十五章 距离

《梦长陵》小说免费阅读 171shu.cc

其实卫景明想的本是你忍心么?

北夏极寒,那样的冷,而长陵殿下将将养好的身子。就算抛却北夏苦寒,那也是个吃人的虎狼窝,等着他们的不知道会是什么,你真的忍心么?将她推去那样的地方。

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劝的动么?

但他们毕竟是兄弟,很多事情一个眼神就能意会,就算不忍开口,卫景时又怎会不明白?

只是他这次没有狠下心来说忍心,却也没有说不忍心。

只是长长的睫毛垂下,沉默替代言语。

寂静弥散。

莫名的阴沉无声的笼罩着卫景时。

没人明白那几瞬他在想什么。

但最后的最后,魏长陵还是在去往北夏的队伍里。

古离虽然知道这也是魏长陵的意愿,但是看着不听话的病号,还有那个有他没他都一样,不,没他更好的那么个劳什子夫君。

古离也是自己生了好几天闷气。

但没办法,谁让他们是朋友呢。

有时为了朋友还是要两肋插刀的,所以古离也义不容辞的跟着队伍北上。除此外,熟悉的人就只有清淼、南长、南平,还有个算混个脸熟的左承澜了。

这一程,人好像都是原来的人,又好像不都是了。

魏长陵变得更加寡言,面色却好了很多。

卫景时出了北疆又开始变得跟帝都一般漫不经心,但细看下又透着十分戒备。

古离也是一路心事重重。

若说最自得逗趣的,还是不谙世事的清淼,和性子洒脱的左承澜了。

好在有这俩人,这一路上才不算太过沉闷。

*

走的时候北疆还是秋季,入了北夏却似进入了寒冬,除却还未下雪,已与冬季并无什么不同。

魏长陵披着大氅,靠在马车的软榻上,半眯着眼看向窗外。

她这几日已把北疆的地形图烂熟于心,其余诸事也都借由左承澜等人之口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虽然没有明确的线索,但她有种直觉,符云的失踪不仅仅和奸细有关。

或许等她活着出了北夏,什么都可以水落石出了。

*

而魏长陵入北夏的消息,此刻才姗姗进了魏长陵母妃的耳朵里。

萍姑在旁听了,面色立刻慌乱了起来,惊呼道:“殿下怎么能去那儿!”

“她小时候就在大殿之中当面顶撞过北夏使臣,后来又多次献计陛下对抗北夏,先不论北夏子民如何看殿下,单论北夏皇室都该是恨毒了她……”

“她怎么能……怎么能……”

萍姑是从小看着魏长陵长大的,待她如亲女一般,是放在心尖尖上疼的,如今知道了这个消息便如烈火烹油一般,急的团团转。

可魏长陵的母妃知道这个消息后,只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呆坐在原地。

萍姑此刻急的四处乱投医。

“娘娘,我们要不要去求求陛下,让陛下叫殿下回来?”

萍姑话音落地了好久,魏长陵的母妃才轻笑一声,淡淡道:“你怎知她去北夏不是陛下的主意?”

“陛下!?”萍姑不可思议,“怎么会?他可是殿下的父亲!”

言下之意便是,这世上哪有父亲会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魏长陵的母妃眼神一暗,轻轻闭上了眼,才慢慢开口道,“你要明白,男人的天性是权力与欲望,感情于他们而言只是闲暇时的消遣。”

“小槿若能为他争得荣耀,那便是他独一无二的女儿,若不能,他的膝下也不缺儿女。”

萍姑听后,垂眸沉默,一室寂静。

魏长陵的母妃这才慢慢睁开眼睛,望向空荡荡的殿外。

她从前觉得皇宫很大,大到终日见不得心上人一面,现在又觉得皇宫很小,小到装不下她这小小的愁丝。

但她坚信,小槿会和她有不一样的结局。

一定要有和她不一样的结局。

此时,一行清泪顺着她的面颊落下。

*

车子入了北夏,一路被人牵引,简直可以说是畅通无阻。但愈是这种时候,魏长陵愈发不敢掉以轻心。

她明白,这是一场鸿门宴,暴风雨来临的前夕,都是平静的海面。高明的捕猎者,都是让猎物先放松警惕,然后再一口吃掉你。

“殿下,快到了。”清淼收起了一路上的轻松,面色有些沉重。

饶是迟钝如她,也明白北夏邀请殿下,绝不会安什么好心。但既然殿下要来,她便陪着,总归这一生,她都要与殿下生死相依。

魏长陵点了点头,收起了手里的书,默了一默后开口,“把驸马叫进来吧。”

“是。”清淼没有提出疑问,这里不是大魏,殿下的任何决策自有道理,她不会在如此危机四伏的地方质疑殿下、拖累殿下。

不多时,卫景时撩起帘子进来,还带进了外面的寒气,惹得魏长陵不自觉皱了眉。

卫景时察觉到后,微微垂眸。

魏长陵自当他不愿见自己,也不作他想,只想把自己的话说完。

他们这一路上不是没有说过话,虽交谈的不多,但也多少针对魏泽锋的谋划进行过推演。

魏泽锋行的是一步险棋,他们何尝不是兵行险招。

这种时候,他们不是同床异梦的夫妻,而是共处一室的战友,有共同的目标自然可以暂时放下过往种种,一致对外,他们都是聪明人,这点自然懂得。

只是……

大夏此行凶险,不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他们都不能让外人看出来,他们之间的龃龉。

这个口子,卫景时不肯开,自然就要由她来开。

魏长陵既然想好了,也不会多加犹豫,想好了便说了。

“我们此行凶险,除却此前商量过的,我还希望你做一件事。”

卫景时抬眸,视线却没落在魏长陵的身上,只道:“你说。”

魏长陵垂眸:“与我扮演一回恩爱夫妻吧。”

她的话音刚落,卫景时讶异的目光就落在了魏长陵的身上。

魏长陵苦笑一下,只继续低头道:“我……”

她本想说她从小就给北夏使绊子,北夏对她只怕恨不得饮其骨血,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171shu.c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