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暗流涌

《驭劫》最快更新 [171shu.cc]

惩处了口出狂言的兵士,启珩的视线落在了另外几个人身上,适才他们的嘴里亦是不干不净。

沉寂黑夜,兵士身穿的甲胄反射着寒光,孙骘跨步上前,缓缓抽出腰间的刀,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宛如豺狼露出了森森獠牙。

“二王子抢夺猛贲卫佩剑,亮刃于麟凤台外,意欲逼宫谋反,对王上不利,吾等必将誓死护卫王上,将逆贼立时诛杀!”

周遭的兵士依令行事,形成合围之势将启珩牢牢困住。

原来他们打得是这个主意……

启珩神色冷沉,眼眸寒似冻了千丈冰,用尽不入流的下作手段逼得他发怒,再诬陷他意图谋反逼宫弑父,当真是好成算。

尊贵的王子成为困兽,孙骘不掩猖狂得意的神情,昂着下颌,吐出简洁一字。

“杀!”

话音刚落,立时响起一串跫跫急促的足音,一名灰头土脸的宫人气喘吁吁地跑了来,慌里慌张地叫嚷道:“不好了!不好了!崇明殿走水了!”

崇明殿乃是王上议政之处,最是重要不过的地方居然会走水,宫人和兵士都是干什么吃的!

孙骘神情大变,一把抓过宫人的衣襟,厉声质问:“崇明殿如何会走水?”

“奴……奴也不知,请将军快快去救火罢!”

宫人神情怯懦,吓得说话都直结巴。

“报!将军!宜景斋走水了!”

又一名兵士从远处奔来相告,“眼下正值东南风势,如果再不去救火的话,不出半刻火势便会蔓延至麟凤台,王上等一干臣工亲眷皆在内,理应速速请贵人们避至安全之处!”

大火借风势迅速蹿燃,须臾之间风中传来灼烫的热浪,孙骘抬首望向空中冒起的滚滚浓烟,复回头看向崇明殿方向。

漫漫火光映亮了半边天,他的眼神带着强烈的不甘,只差一步就可以取了启珩的命,却不得不止步于此。

启珩面色不改,冷眼旁观滔天的大火吞噬金砖玉瓦,任是绣闼雕甍的宫阙都做了土,他的神情怕也不会有丝毫变化。

“救火!”

情势刻不容缓,孙骘恨恨地命令兵士收回刀赶紧去提水救火,两处同时走水他俨然自顾不暇,左猛贲卫悻悻然作鸟兽散。

今夜乃是他掌宫禁宿卫,倘使延误了救火时机,面临的下场将是性命不保,贺晟祯交待的诛杀二王子之计固然重要,但是与身家性命相比,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

启珩快步挡住孙骘去路,幽潭般冷凝的目光宛若盯着一个将死之人,在孙骘饱含愠怒的注视里抬起握剑的手重重地掷落长剑。

“夜路难行,孙将军定要仔细留神。”

火情紧急危险,宫人不敢懈怠,趋步入麟凤台内向王上禀告,丝竹管弦之音止息,宴饮正酣的场面蓦然寂静下来。

利昭‘啪’地放下酒杯,容色微愠,显然大为光火。

“崇明殿和宜景斋相继走水,那孙骘究竟是干什么吃的?便是如此值宿宫禁?孤养的犬只一旦遇见个风吹草动都会吠叫示警,左猛贲卫现今竟连条狗都不如,真是一群废物!”

王上怫然作色,诸人跪倒,大气都不敢出。

贺晟祯向近处的臣工使了使眼色,旋即有臣工站出劝诫着王上尊贵无匹不容闪失,理该尽快避入安全之处。

一阵附和过后,利昭沉着脸色,正准备开口命诸人随其移往兰霄殿暂避,但闻一道唱喏声响起,霎那间顿住步伐。

“二王子至!”

门口负责唱喏的宫人怔怔地瞅着蓦然出现的二王子,脑子尚未转过弯儿,就见二王子朝他爽利地笑了一笑。

宫人突然记起自己的职责,用气沉丹田的嘹亮嗓音唱喏。

二王子一身光鲜亮丽的出现于宴上,令诸人纷纷懵在原地,盯着那道身影怡怡然踱着步子踏来,心里的疑惑也愈发深重。

按照之前呈报的消息,二王子此刻应身在鸭绿江的楼船之上,明日将将抵达西京鸭渌府。

怎么现如今早早出现在此?

启珩从容跪下施礼,“儿给父王请安。”

诸人一时之间得见二王子归来,神情各异。

贺晟祯恨得险些咬碎了牙,恼恨孙骘那个废物连这点子事情也办不好。

上首的利昭神情不明,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启珩,那冰冷的眼神不像父亲看儿子,只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俯瞰臣工。

王上不言不语,氛围有些僵滞,诸臣工也不敢贸然出言。

一侧端坐的雎夫人悠悠起身,开了口打圆场,“眼下火势汹汹,王上不妨与臣工们移步兰霄殿暂避。”

启珩依旧维持着行礼的姿势,抬起头望向上首。

“雎夫人放心,适才本王进入麟凤台前风势已止,宜景斋的火是不会蔓延至此,麟凤台安全得紧,父王和诸位臣工亲眷大可安心。”

雎夫人神情微滞,唇畔的笑意淡了几分,容色微露不悦。

仿佛是为印证他所言,麟凤台外匆匆奔来一名宫人禀报了两处火势已经压制住不会再蔓延的消息。

闻言,贺晟祯掐住千载难逢的机会,率先跳出来笑眯眯地对王上说道。

“二王子此行路途遥远,如今早早归来乃是喜事一桩,兼且二王子又为自己觅得佳偶良缘,娶了大应的门阀士族兰陵窦氏女为新妇……窦氏百年士族门风清正,与之结亲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王上之前正犯愁二王子的婚事,这下倒好,解决了一桩心事呢!”

在场哪个不是人精,别看贺晟祯短短一番话实则句句都戳中王上的猜忌之心。

利昭缓缓落座,面上无甚变化。

“长安距上京千里迢迢,吾儿一路甚是辛苦,怎不提早派人传信入宫告知孤你已抵达上京,孤也该亲自去迎一迎你。”

听着他例行公事般的冷漠口吻又夹杂着猜疑,启珩渐渐低下了头,忽尔膝行几步,仰起头,一张俊逸面容上满是伤怀之色。

“儿无比想念父王母后,欲以信笺相诉,奈何——”

启珩眼眶中溢上薄红,唇瓣嗫嚅,嗓音含着悲痛的嘶哑,“奈何儿在路上屡遭刺杀,数次几乎丧命于刺客刀下,再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171shu.c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